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频道 > 正文

你我的独家记忆:梦里花落知多少(8)

 2018-01-08 13:19  浏览次数:

  那时候除了桃花,还有一件事是和他一起做的,就是大二。她不能单,他一边恨铁不成钢,一边毫无怨言地带着这个拖油瓶。

  刷鱼的时候她终于不用死得那么难看,跟在他后面多多少少可以打死几只怪,可打着打着,又会被他习惯性拉自动跟随,可能他心里,她还是那个没长大的小徒弟吧。

  现在的她不像以前那么执着地去取消跟随,反而乐得轻松跟在他后面享受这份关心呵护,岁月慢慢流转,很多的一切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的吧。

  没有她的时候,他站在大二的门口,自然会收到很多邀请函。可人家要他不一定要她,等级低且不能单的孩纸总是遭到恶意排挤的,她更讨厌那些人很高傲地对她说:“中间的不要酱油,报数。”

  他知道她这点小心思,所以每每都不嫌麻烦,亲自站在大二门口做队长。他总是不嫌弃别人的,来的人不论什么人不论什么等级修为,他一律接收,进了副本,往往一二三四路都得跑到,忙成一团浆糊。

  那时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不要急慢慢打,不打错就可以了,我在中间看着,放一两只过来都没问题的。”

  她心里默默地想:“他虽然好战,骨子里还是很温暖的人。”

  他一边忙,一边在队伍频道说话:“果果你陪聊不可以吗?”

  她偷着乐,原来他也喜欢她那些莫名其妙神经质的小笑话。

  有一次,队伍有个等级比她还低的女异人,穿着一身绿套装,拿着个随便什么蓝杖,在二路把那些亲奥打得风生水起,她突然就自卑了,沉默着站在中间不说话,报数她历来是不会的,于是就变成了她啥也不说。

  他看出她的不对劲,问她为什么不讲话,她闷闷回一句:“酱油货在大二一般都是低调的。”

  他马上回过来:“你没酱油,没见我一二三四路的跑啊,我不是把你的份都做了吗?不是你我才不这么忙活,我一天刷五次票,多得是。”

  然后无限谄媚很无辜地说:“果果你快陪聊吧。”

  她一边恶狠狠地拍他的头,一边其实很感动。

  有时候队伍里来的都是可以单的大神,她也默默地站中间,大神大二的时候都不是那么小心谨慎的,单对他们来说是太简单不过不用放在心上的事,有时候要跟人聊聊天,有时候要做做别的,这就需要一个报数的守门童子。

  她无限丢脸地说自己不会,惹来大神们一阵唏嘘,他仗义执言:“自己看好自己那路就可以了,要报数的干啥?”

  那时他也不会报数,她忘了他是大神,不站中间根本不用报数。

  那次以后,她很惊讶地发现,每次大二,他开始报数了。她这个不争气的徒弟终于将她的师傅大人培养成了全能冠军,而他做这一些,无非是想让她酱油得安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