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文章网 - 美文欣赏_散文随笔_好文章摘抄

父亲的手掌

admin 散文精选

父亲如果还健在,到今年的阴历五月初五,也仅仅68岁。因突发脑溢血,于6年前的秋天,离开了我们。6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对父亲的想念从没停歇,绵延至今,思念的痛楚也弥漫到日月的分分秒秒。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言谈举止,甚至他走路的姿势,他沉默地坐在椅子里喝茶抽烟的神情,都会在点滴时光的间隙,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这样的想念,一直萦绕着我。每天都在梦里穿越天堂,恍恍惚惚地见着了老实厚道一辈子的他,在美丽的天堂,他仍然沉默寡言,心平气和,气定神闲,优哉游哉,快乐安然。这也是我期盼的父亲的样子,他在尘世过于辛苦劳累,直到他生命终结的瞬间,他都没能停下他奔波劳碌的脚步。终于,他可以彻底的休息了。可是,我还是想他,想他能看看现在他用一生的心血哺育的孩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的后辈儿孙们健康快乐地成长。想着想着,那种彻骨的遗憾、深切的忧伤啃噬着我,喉咙疼痛,泪水溢出了眼眶。然后,我就抬头,努力地看天看云看阳光,在明亮的阳光下,翻转我的手掌。妈妈常说,我遗传父亲的东西最多,不仅脾气秉性,还有,就是我的一双手。手指修长,绵软。我总在想,有一双绵软手掌的父亲是怎样在年幼时就下地耕田、脱坯打炕,在16岁时只身到艰苦的京西煤矿下矿井、抗木头、焊吊车……

爸爸从不和我们说他的艰难和困苦。可是,他那双坚硬无比、老茧丛生的手已然无声地告诉了我们。那原本是一双有绵软的手掌、修长的手指的漂亮的手啊。已经被艰苦的岁月打磨的面目全非了。

在我从小到大的印象中,爸爸无所不能无所不会。爸爸的手就像马良的神笔一样,干什么有什么,做什么像什么。再复杂难弄的活计,只要他一看,一动手,就做得八九不离十,有模有样。什么事都难不住他。爸爸一双灵巧的手,让我们一家人,还有亲戚朋友都受益无穷。

记得是地震几年后,村里要统一规划,盖排子房,二爷要了一块新宅基地,盖新房子,那时自己还很小很小,不要知道大人过日子的艰难,只知道盖房子,有白面馒头,猪肉炖粉条吃,所以,一听说,二爷爷盖新房子,就欢呼雀跃眉飞色舞。爸爸把我支到外面玩,仔细的和二爷计算盖房子需要多少根檩,多少条椽子,要脱多少块土坯,买多少块砖拉几车石头用多少袋水泥白灰,最后,算来算去,竟没有房柁,一座四阔五的房子需要四架房柁,二爷犯愁了,别的都好说,檩细点能对付,也没啥大不了的,房柁是最不可或缺的,还必须结实些,按当时的行情,四架房柁最少得200元,二爷再也拿不出如此一笔巨款了。爸爸沉闷的抽了几口烟,对二爷说,这事你别愁,过二天我回矿上,想办法,我给你弄四架铁坨吧。爸爸回到矿上后,找器材科领导,说了家中盖房的事,要买些便宜的铁,,焊房坨用。也许是爸爸一贯木纳老实,一贯在单位勤勤恳恳,从不轻易张口求别人,领导轻而易举的答应了,爸爸对领导千恩万谢。爸爸一贯是个纳于言敏于行的人,买好材料后,在工作之余,牺牲了很多休息时间,甚至通宵达旦的焊了四架铁坨。没有耽搁二爷家盖房。后来,听说,电气焊,把他的眼睛晃了,又红又肿了很长时间。爸爸经常说,过日子就是精打细算,只要有手,肯吃苦,就没有干不成的事。

现在,我们搬进新居已经4年多了,以前的家具都送人了,却独独的保留了一张木制的单人床,并不是这张床有多高级,而是,它代表了一种岁月,一种镌刻在岁月背后的温暖的亲情。我看见它,就想起了父亲,他是如何选木料,设计样子,找来本村最好的木工师傅,打制了这张床。又在一个刮着寒风的早上,亲自顾了一辆车,给我送来。把床给我安好后,又急匆匆地跟车回去了。这时,父亲刚刚从矿上退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com )

那时,我正怀孕,还有大概3个月的时间我就到预产期,我们得请婆婆给我们带小孩。爸爸说,给我们做张床,给婆婆用。当时,先生极力阻止,让父亲别操心,等婆婆来,买张床就可以了。爸爸只说,家里有木料,打一个,床头带个箱子,也可以放些东西,就按屋子的大小定作。还可以省钱,等有孩子了,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能省点就省点吧。你们的日子不容易。

其实,父亲的日子才真的不容易呢。他走过了大半生风风雨雨,他所有的艰辛劳作都化作了我们几个孩子的书包,一家老小的生活来源。他想到的永远是他的孩子,从没有抱怨。更多的时候,是心满意足。当他用他那双温暖的大手抚摸我们时,我们感受到的是鼓励是希望,他传递给我们的是力量是昂扬。

记得我上小学三年级的一个冬天的夜晚,父亲从矿上回家,他来不及卸掉旅途的疲惫,就迫不及待地用那双温润的手掌,一个一个触摸我们的头,姐姐,妹妹,最后是我。他一边摸我们的头,一边询问妈妈我们的学习怎样,家里的生活咋样,每次,我都醒着,可是,我不睁开眼睛,我静静地享受着父亲的大手传递给我的温暖传递给我的爱。我一辈子都记得父亲深夜回家时,那双温暖有力的手。

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儿子,我也习惯用手揉搓儿子小小的脸,轻轻抚摸儿子长满浓密黑发的头,每每此时,我都想到了父亲,我想,我会把父亲一生对我们无尽的关怀无私的爱用我绵软的手传递给我的孩子我的爱人我的兄弟姐妹。

爸爸的手掌已经历经岁月的沉淀,成长在我的心里,茁壮成一片永世温暖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