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文章网 - 美文欣赏_散文随笔_好文章摘抄

一个人的色彩

admin 散文精选

白云苍白色,蓝天灰蓝色——题记

某天整理衣柜,看见清一色白,外套、T恤、短袖,冬季长风衣,质地不同,款式各异,颜色却是深深浅浅的白。

鞋子、背包乃至腕表,无一不是如此。

恍恍然,察觉时光迅疾如是,过去的,终究是那样过去了,再也回不来。

年少时,一度习惯用黑色武装自己。在那个连睡眠都属奢侈的青葱岁月,堆过头顶的书本、试卷才是主题,但重压无法重缓叛逆,十六七岁永远是特立独行的专利。微薄恢宏的理想沉重亚于胸口,几近窒息,无助得紧。偏周围充斥貌似白痴的喧闹嘈杂,无趣之至,关不住别人的嘴,索性锁了自己的世界,互不侵犯。

黑色七月,黑色心情。一袭黑衣,倒也与之相得益彰。恣意纵容坏脾气,言语简赅,面色如冰,价值与生俱来的冷傲气质,生生拒人于千里之外。并不觉可惜。亦不看到被刺痛的人内心挣扎。反是多年后才明白,彼时他人给的包容,才是今日彼此情谊得以维系的唯一纽带,是上天给予的馈赠,是应珍惜的关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com )

与黑色七月不匹配的是云淡风轻的天空。及小城清新不染杂尘的空气。新修的教学楼阴潮冷暗,终日燃九盏莹白电棍,课间,众人迫不及待涌出门外晾晒身上的潮气,而像我那样每日对着窗外一脸茫然的人,也许有一天会霉掉。

唯周日去自习,疲惫或混乱时,才走出去,享受阳光抚摸背部的温暖。人少,安静,又过于空旷,那种铭心刻骨的落寞,是狠狠刻进灵魂的印记,兴许此生都无法忘怀。触目惊心,莫名垂泪,却也让成年之后的我不再惧怕任何孤独。

他的班级在隔壁,一堵墙之遥,两个迥异的世界。下课,他为了透透气或遇见我,站在两个班前后门之间的走廊罅隙——从我的位置,刚好能看见他的身影。抑或,他为了睡觉或者不遇见我,像消失一样不见影踪,门汀空地便怅然若失。

单一天,他出去的时候,我恰巧也在,没有足够充分的理由躲闪,只好站在一起。他的白上衣,我的白鞋子,在明媚不灼人的阳光下,皆散发相同的柔软光泽。我爱极了这样的巧合,爱极了这样的情景——前后紧依的两幢教学楼将天空切割成狭长一条光带,我们站在光带里,阳光温柔洒落,并肩而立,彼此身上有一圈光晕,像漫画里一样,距离近到看得见脸上细微茸毛。无关紧要的交谈,周围他人的笑闹,稀疏植物,窗台玻璃杯里悠然吐纳水泡的三宝、四宝,一并淡却成美好的背景。

分开的时候,就那么分开了,甚至没有言明。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是年少里一枝氤氲盛开的花朵,不是最美丽的,却是最脆弱最唯一,最不肯忘怀的。我们回忆某个人,不是那个人多么优异卓绝,或那爱情多么深刻,我们所怀念的,不过是彼时那个或好或坏的自己罢了,因为被一个人真切地爱着,才显得与众不同,不堪比拟。

那时候想,为什么在他面前,总是理直气壮呢,什么事情都被允许要求,也许,这就是包容吧,愿意包容,所以能够付出所能付出的一切,不求回报。自他之后,又有任何一个人对我那么好,仍旧是拒绝了,总不经意想起他,心里淡淡地失落。

自此,疯狂迷恋上白色。年纪渐长,衣柜里成批的黑色被淘汰,白颜色持续占领高地。某一年买了一件白色棉衣,在凄清冷彻的冬季竟不觉突兀,便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之后再相见,仍旧是白色,总记得他的白色外套,白色西装,干净,精炼,遂,渐渐,我成为一个绝望地爱着白色的女子,已褪去一身的刺,站在阳光里安静微笑。

如今,过去的,回不来,亦不愿它回来,挂兜后面白色墙纸上,模仿他的笔迹写他的名字,已经隐匿许久。早已不爱,仍然记着,不过是一缕消逝的单纯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