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文章网 - 美文欣赏_散文随笔_好文章摘抄

父亲的背

admin 散文精选

22年前我出生在一个地道的农村家庭,我们家绝大多数是农夫,说来还有点类似男耕女织的生活。与其说父亲是一位勤劳的人,不如说是勤朴更贴近;与其说是忠厚,不如说是老实更现实,与其说是严肃,不如说是固执更能体现他的为人。父亲没有什么特殊的职业,靠种田来维持我们一家四口的生活。平凡的渡着日子,父亲的一言一行、一点一滴时不时在眼前晃过,勤劳俭朴的习惯,仁慈的生活态度,任劳任怨维持家庭的精神。

在我的脑海里,父亲对子女有着一种“子不教父之过”的严重观念,对待子女他随时绑着严肃面孔,有种让我不敢接近的感觉。记得我念书的时候才五岁,尽管我们家不是富贵人家,但是父亲仍然用大家闺秀一样的规矩来制约着我,所以小时候的性格慢慢的变得很孤辟,说来也怪,现在却变得那么的调皮。小时候每次我爬在桌上写作业的时是把眼睛贴在书上,父亲看到都要敲我的背,“您这样书没读完就得拱着腰了,眼睛还得长四只,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你怎么听不进去,屡教不改呢?”,父亲说这话的时候那种严肃的态度,让我有点那毛骨悚然,现在仍然记忆犹新。在这些面孔下父亲显得格外的严肃和难于接近,这一切的一切像烙印一样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

记得那年我应该才7岁的冬夜,湿疹和泡疹同时盯上了我,晚上父亲背着我往医院跑,那个时候小小的身躯被父亲紧紧的包裹在背后,我感觉不到寒冷。父亲背着我不停的跑,渐渐的,我感觉到父亲的背湿了,他的那股汗味让我那紧紧贴他在背上的小鼻子嗅得那么的清晰,“孩子,你冷吗?”“不,我不冷”。尽管父亲的背湿了,可是他发出的声音却那么的颤抖。父亲不时伸出他那粗糙的,长满老茧的手回过头去摸摸我的额头,把长满胡须的脸贴在我那嫩得有些脆弱的脸上,看看我是不是还在发高烧,父亲应该知道,他的手很凉,他的脸更冰,纵然他这样做,也一定不能准确的察觉出我是不是还在高烧。父亲在我前面帮我挡住了一切寒风的侵袭,我在父亲的背上没有一点力气,我好想使出全身的劲对父亲说“父亲,我很好,我们回去吧,我不去医院了。”可是我没力了,父亲……

记忆中还清晰的记得2000年的时候,那时候正值初二,功课很紧,可我再次与病魔交战,父亲差点儿失去了这个女儿,每天我只能靠一些新鲜的水果和蔬菜,或者一些清淡的食物和药水来维持生命,一天天日渐消瘦,父亲看在眼里,虽然嘴巴不说,但是我看到他红色的眼框似乎有着好多的泪水,我知道流出来的不是泪,而是内心的血。父亲看着我打吊瓶的手,还有那些针眼,“孩子,你痛吗?你想吃什么吗?”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父亲,只是摇了摇头,父亲不明白我摇头是回答他的“你痛吗?”,还是“你想吃什么吗?”。由于父亲自小的从严管教,从某种程度上给我建立了自立的心理,我变得很坚强。很小的时候我就会做饭、洗衣服,我还可以照顾我自己,然而这次大病却得了父亲无微不至的照顾。日复一日,一个星期,一个月过去了,慢慢的我得到了康复,脸色也越来越好,沧桑的笑容划过了父亲的脸庞。

正值父亲大展身手的年龄,这次换作了父亲生病,让我没想到的是固执、倔犟、不服输的父亲在与病魔斗争的时候他失去了信心,我不知道是我做女儿的没做好,还是……看着卧病在床的父亲,我抱着他哭了。我在想,父亲以前也一样像我现在一样充满着雄心壮志,满身抱负,可是父亲现在没有勇气去面对了,我好像对他说:“父亲您认输了,这不应该是您的风格,我宁可您对我严厉管教,对我绑着脸,我也不愿意看到您慈祥的躺在床上”。

今天我22岁了,十年前我可以在父亲的背上不畏风雨,不畏严寒,把自己弱小的身躯紧紧的贴在父亲的背上,似乎在父亲的背上也能听到他的心跳声,听到父亲的心在对我说话。岁月不饶人,父亲一天天的老去,父亲头上的白发跟以前相比显然多了很多,身体显得有几分消瘦,额头上又多出了几道以前没有的皱纹,那一双粗糙的手积累了多年劳累的老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com )

父亲的一言一行时不时从我的脑海里浮过,现在想起来,是那么的辛酸,是那么的无奈,是那么的让人怜悯。22年来,除了在父亲您的背上让我感觉到有安全感以外,让我感到的更是您无微不至的关怀,在您那阴沉的面孔下有着一道慈祥的光芒。

父亲,在您的背上我一天天的长大,现在我是大姑娘了,看着父亲年迈的背影,我好像对父亲说:您知道吗,我好怀念您身上那股汗味,父亲,我很想用自己的双肩像您背着我一样为您扛起一片天,让您不畏风雨和严寒……

父亲您了我们的家庭,付出了您的全部力量,花尽了您的全部心血,可如今我不知道我能为您做些什么?该做些什么……

父亲的背,我好想再度回到父亲的背上……有时候我不禁在想,是不是有个人能像父亲一样包容我,背着我和给我无微不至的照顾,的确,除了父亲,有人背着我,可那不是我的依靠,他的背不属于我……

父亲,端午节即将来临,我知道你好想念我,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