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皋旅游 > 正文

朱元璋:明朝的另类“偷窥狂”

 2018-01-08 13:18  浏览次数:

[摘要]世界上热爱偷窥的人们,几乎没有一个是在达成目标之后,还要把自己的行动透露给对方的,否则还能叫什么“偷”?元璋不同,他“偷”完之后,还要告诉你,你被他“偷”了,这真是一个另类。

朱元璋:另类“偷窥狂”

宋濂于家里设宴待客。次日上朝,元璋问他,你昨晚在家喝酒没?宋濂俱以实对。元璋又问,和谁在一起喝的?你为客人们准备了哪些好菜?宋濂一一作了回答,但心中究竟忐忑。宋濂答毕,元璋大笑,说宋爱卿真是老实人,没有欺我。宋濂这才知道,他即使退朝居于深宅大院中,也逃不过皇帝的眼睛。

国子监祭酒宋讷某日因学生打碎了茶器而怫然。次日元璋问他昨日因何生气?宋讷大吃一惊,道出原委,说皇上您怎么知道?元璋以图掷之,原来,那是皇帝所遣画工描绘的一张“宋讷生气图”。

儒生钱宰被朝廷征召,编《孟子节文》,退朝后思念故乡,文人积习不改,作诗一首:“四鼓咚咚起着衣,午门朝见尚嫌迟,何时得遂田园乐,睡到人间饭熟时。”次日元璋劈面就说:卿昨赋诗甚佳,不过你说“午门朝见尚嫌迟”,我实未嫌卿,改“嫌”为“忧”如何?钱宰汗出如浆。

致仕者也常为元璋所惦记。吏部尚书吴琳退休返乡后,元璋特地派人前往察看。使者隐藏身份,偷偷来到吴琳的家乡,看见一个老农正在田中拔草,使者上前询问:这里是吴尚书的家乡,请问他在哪儿住呢?老农非常恭敬地回答:我就是。使者回报皇帝,元璋大为赞叹。

要时刻窥伺臣民,建立特务制度自是最佳选择。元璋所设的特务机构锦衣卫多不法,“官”怨沸腾。洪武二十年,元璋演了一场怒烧锦衣卫刑具的好戏,他说:审问犯人是司法机关的事,我有时让锦衣卫先问问,不过是要他们先把情况摸一下而已,怎能随意入人于罪?这话有点像说单口相声。

世界上热爱偷窥的人们,几乎没有一个是在达成目标之后,还要把自己的行动透露给对方的,否则还能叫什么“偷”?元璋不同,他“偷”完之后,还要告诉你,你被他“偷”了,这真是一个另类。原因很简单,他握有让你发抖的权力。世界上的其他偷窥者如果像他这样干,轻则会挨一顿老拳,重的还会吃官司,可元璋不会,不但不会,他正要借此明白宣示:你在我面前永远是透明的,没有必要和我玩心眼儿。

一边兴学校,一边毁文化

洪武朝堪称中国历史上遍设学校之始,兴学系元璋一大善政。但元璋只希望造就为己所用之工具,对学生设禁甚多,不但不许议论所谓军国大事,更规定“生员不得擅入厨房,议论饮食美恶”,敢有犯者,即杖击并充军。

国子监第一任祭酒(相当于大学校长)宋讷对学生单靠严厉立威,伙食很差,学生竟有饿死者。一个叫赵麟的学生受不了虐待,在学校里贴出一张壁报抗议。按照校规,这是“毁辱师长罪”,应该打一百大板充军,但元璋却认为学生向师长抗议,此风不可长,竟法外用刑,把赵杀了,并在学校前立了一根长竿,悬其头以示众。

这个血淋淋的竿子一直竖在那儿,居然要等到明史上以荒淫出名的明武宗出场,才被下令撤去。史籍上说,明武宗南巡,到了南京的国子监,看见这个竿子感到奇怪,说这是做什么用的呢?教员回答是挂学生脑袋的,武宗大不以为然,说了一句很朴实的“名言”:学校岂是刑场!撤掉吧。这根血淋淋的竿子一共竖了126年。

把科举考试的内容限定在几部经书之内,宋朝王安石是始作俑者。朱元璋的“创造”在于,他和文臣们一起,把科举考试的文体格式僵硬地固定了下来,文章怎么起头,怎么转折,怎么结尾,都必须一丝不苟。这样一来,文章立意早已是圣贤的,格式又是统一的框框,逼迫天下读书人把才思浪费在“八股”这个小小的螺蛳壳中,只能在螺蛳壳中看谁的道场做得漂亮,徒然耗费青春。

秦始皇怕读书人厚古薄今,非议朝政,焚书坑儒。唐太宗实行科举,看到应举人很多,高兴地说,“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元璋更进一步,把读书人限制在八股中,等于将秦始皇和唐太宗合二为一,其办法是唐太宗的“英雄入彀之术”,其用意则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之心”。